新闻

一汽夏利之“死”:曾是国民轿车,后靠卖资产保壳,终被“抛弃”

发表于 2019-12-25

一汽夏利投靠一汽集团的时候,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不料却被大树一点点吸光精华。


12月22日,“一文不值”的一汽夏利最终被一汽集团抛弃,上市公司的“壳”让给中铁物晟,一汽夏利20年的资本市场生涯结束。


随着一汽夏利的告别,一汽集团内部同业竞争的问题得到解决,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步伐更进一步。


一代“国民轿车”一汽夏利,最终沦为一汽集团上市的“垫脚石”。


01


保壳“卖空”资产


上世纪80年代,一汽夏利是身份的象征,无数明星老板趋之若鹜,曾连续18年占领全国销量冠军,是毫无争议的国民车NO.1。


2010年以来,一汽夏利从“国民轿车”的神坛逐渐跌落,经典的夏利牌汽车在2017年正式停产。


一汽夏利陷入不断亏损的漩涡,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连续亏损4.80亿元、16.59亿元,被戴上ST的帽子,不得不靠频繁地卖资产来“保壳”。



一汽集团作为母公司,在一汽夏利面临退市危机时,一次又一次慷慨解囊,保证一汽夏利的净利润为正,从而躲过退市危机。


2015年12月,在年报出炉的最后关头,一汽夏利向一汽集团出售了动力总成制造部分相关资产、产品开发中心整体资产、以及天津市汽车研究所有限公司100%股权,获得26.96亿元的收益,勉强使得利润转正,顺利保壳。


卖资产保壳无异于饮鸩止渴,一汽夏利越来越丧失竞争力,但一汽股份还是顺利拿走了动力总成和研发的优质资产。


不到一年时间,一汽集团又瞄向一汽夏利最重要的资产——一汽丰田。2016年8月,一汽集团以25.61亿元的价格,从一汽夏利手中收购了一汽丰田15%的股权。


一汽丰田是由一汽夏利、一汽集团、丰田汽车公司和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以30%、20%、40%、10%的持股比例投资成立。


一汽丰田自成立以来,一直是一汽夏利重要的利润“奶牛”。一汽丰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度,分别为一汽夏利贡献4.84亿元、3.69亿元、1.84亿元,而同期一汽夏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18亿元、-16.41亿元、1.62亿元。


如果没有一汽丰田的强力支撑,一汽夏利早就退市了。2018年11月,一汽集团再次出手,以29.23亿元的价格,拿走一汽夏利仅剩的一汽丰田15%股权。


失去一汽丰田后,一汽夏利汽车业务几乎停滞。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仅为3.53亿元,同比下滑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亿元。


为了保壳,优质的资产被彻底抽空,一汽夏利只剩一副空壳。


02


为集团上市让路


2002年,一汽夏利经天汽集团的转让,成为一汽集团的一份子。


如愿投靠汽车行业的带头大哥,一汽夏利的日子却不如想象中好,地位一直不如“嫡子”一汽轿车。资源、技术支持上一汽集团援助有限,远不如一汽轿车。


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把集团核心的汽车业务和主要资产重组设立一汽股份,并谋求上市。一汽股份在接收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个上市公司时,被监管部门要求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毕竟两个公司都以乘用车为主业,统一到一汽股份后难免会遇到内部竞争。


彼时,一汽股份承诺:“将在五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整合所属的轿车整车生产业务,以解决与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


五年里,一汽夏利作为集团外购而来的公司一直处在边缘位置,但一汽股份一直没能解决同业竞争问题。2016年,一汽股份又申请将解决同业竞争的时间延长3年。


一汽股份曾试图通过甩卖一汽夏利解决同业竞争问题。2017年11月,一汽股份曾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一汽夏利24.73%股份,打包价格65亿元。


如果成功转让,一汽股份对一汽夏利的持股比例将由47.73%降至23%,不再是控股股东,从而有效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然而,最终计划落空。


一汽股份想要上市的愿望越来越迫切,但同业竞争问题是必须解决的一大障碍。


2019年,同业竞争问题又到了最后的解决期限,一汽集团加速了改革步伐,开始内部大腾挪。


目前,一汽轿车正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重组方案显示,一汽股份计划将旗下的一汽解放装入一汽轿车,并把乘用车业务置换出来,使一汽轿车的主营业务变成商用车,一汽股份则承接一汽轿车的乘用车业务。


12月22日,一汽夏利披露的重组预案显示,一汽夏利的全部资产和负债将出售给一汽股份指定的子公司,一汽股份就此拥有一汽夏利的乘用车业务。


一汽股份就可以将一汽夏利部分乘用车业务和一汽轿车的乘用车业务进行资源整合,成功剥离出一个统一的乘用车业务,同业竞争问题彻底解决,为上市打下坚实的基础。


03


中铁物晟借机上市




一汽股份甩掉一汽夏利,顺便将壳给了更需要的“兄弟”央企。


一汽夏利披露显示,一汽股份把一汽夏利43.73%的股权无偿转让给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铁物股份”),只留下4.19%的股权,中国铁物和一汽股份同为央企,均是国资委控股,二者之间可以进行无偿划转。


铁物股份被业内称为中国铁路“总后勤部”,官网显示,它是我国规模最大、服务能力最强、专业经验最丰富、行业领先的铁路生产性服务综合提供商。


划转完成后,一汽夏利现有的资产、负债及人员等将置出,一汽股份指定的子公司来接。


一汽夏利的壳则留给中铁物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铁物晟”)。预案显示,一汽夏利拟向铁物股份等交易对方发行股份购买中铁物晟98.11%的股权,中铁物晟便可以借此机会入主上市公司,成为一汽夏利的主营业务。


预案披露,中铁物晟是一家2018年7月才成立的新公司,是实施铁物股份市场化债转股及上市设立的平台公司。彼时,铁物股份因连续三年亏损,严重资不抵债,不得不与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下称“结构调整基金”)等7家投资机构签署共计70.5亿元的债转股协议,铁物股份将相关业务与资产划入中铁物晟,并表示争取2019年底重组上市。


中铁物晟成立之后一直在寻找上市机会。2019年3月,中铁物晟曾有意“借壳”国统股份上市。后由于交易相关方未能就交易方案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计划终止。


中铁物晟上市之路遇阻,直到一汽股份计划转让一汽夏利,通过铁物股份在中间牵线搭桥,中铁物晟“借壳”一汽夏利成为可能。


一旦预案获批,中铁物晟就可以顺利登陆资本市场,铁物股份则实现对债主的诺言。一汽夏利这次发行股份的对象中芜湖长茂、结构调整基金、工银投资、农银投资、润农瑞行、伊敦基金,均是2018年跟铁物股份合作的投资机构,他们将有机会从二级市场变现。


预案显示,上述发行对象获得一汽夏利股份的成本为 3.15元/股,而停牌前股价为3.62,一汽夏利复牌后连续两个涨停板。


04


全员转战新能源


一汽夏利最后一块业务,是跟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博郡汽车”)成立的合资公司。


此前,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和负债出资,博郡汽车则以现金出资,双方合资。据一汽夏利披露的公告显示,一汽夏利拟出资净资产账面值为1亿元,评估值为5亿元,博郡汽车则现金出资20亿元,获得合资公司80.1%的股权。


2019年11月,合资公司在天津正式成立,注册资本约为25亿元,名字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博郡”),连”夏利“二字都没有带上。



天津博郡成立的同时,一汽夏利4位现任高管集体辞职,包括原总经理田聪明、原公司副总经理兼生产制造总监于世庆、原公司财务控制总监韩庭武、原公司人事行政总监王建,他们将转移到天津博郡任职,跟博郡汽车的高管进行磨合,协助博郡汽车量产。


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与蔚来、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相比,表现较为“低调”。创始人黄希鸣在美国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公司工作过,2008年创办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主要为整车企业提供汽车零部件。转战新能源汽车后,黄希鸣吸纳大量“福特系”技术人员,在造车新势力中,博郡汽车以“海龟”团队、“技术流”著称。


诞生较晚的博郡汽车发展并不顺利,一汽夏利此前披露的合资公司信息显示,2018年南京博郡营业收入为0.57亿元,净利润为-4.79亿元,亏损较上一年扩大。公司以亏损为由,拒绝为员工发放2018年年终奖,一分部员工因此不满,到劳动局申请仲裁。


博郡汽车官网宣布,2019年5月30日,公司与中化国际旗下的银鞍资本正式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博郡汽车本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银鞍资本、盛世投资、中科产业基金、住友商事、 东旺投资、浦口高投、园兴投资等,总规模25亿元,主要用于博郡汽车的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投入。


获得25亿元融资,博郡汽车却曝出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断供等问题,种种迹象显示博郡汽车依旧缺钱。


这导致博郡汽车首款量产未能如约出现,博郡汽车曾宣布博郡iv6将在2019年年底实现量产,2020年实现大量交付,然而2019年只剩几天了,却依旧没有量产的消息。


据中国经营报的报道,博郡汽车位于南京的工厂正处于试验阶段,具体量产时间尚不清楚。一名员工透露,预计明年会进行量产,年产量大概七八万辆。此外,博郡汽车预计2020年投资的上海市临港工厂没有任何进展。


一汽夏利的最后一点人力物力全都投入到博郡汽车当中,前途却是一片渺茫,一代“国民轿车”在风中陨落。